◇ 在西港,来西港,关注西港动态新闻!微信搜索 西港日记 加关注。

小艺跟我说:大弟哥,给你介绍个对象吧?长期相处的那种。

我明白小艺的心意。在西港这个地方,男与女的结合,从来没有如此自然和水到渠成。

但我表示惊讶。我说:你,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?

小艺低头,涂她的指甲,说:这很正常啊,每个人都有需求。

这点,她说的没错。西港是一个精神的沙漠,太多人只能用赌博、酒精和性爱来填平无聊、苦闷而又枯燥的时间。

但我表示矜持。我说:我不会在西港找女朋友的,我倒不是说有多道德,而是麻烦。

小艺没说啥,依然低头涂她的指甲。

我说:那你为啥不找一个?

她一笑,停了半天,说:我不找。

///

西港这个地方,其实很变态。这是长沙邓总的语录。我记得邓总第一次带我去菜市场玩儿(买菜),他一路走,一路说:这个地方真几把变态…变态…我很尴尬的礼貌着迎合他。

可后来,我就见识了。那是海边的一桌宵夜,满桌人,基本我都不认识。

张三说:妈的,我老婆给我打电话说,上次被我弄折一条腿的那家伙,让亲戚抬去我家耍赖了!我草!自己打牌,前后借我几十万,最后本钱都没还回来,弄他一下,怎么了?

李四说:嘿,昨天和道哥吸的那粉儿,真特么带劲!嗨道哥,那姑娘你艹到早上六点吧得有,平时可没这么厉害哈!

… …

我一介书生,怯懦坐于桌的一角,偶尔尴尬僵硬的一笑,尴尬的迎合,如坐针毡。

///

所以,在西港,我还是喜欢到小艺这儿来,爱和她说话,因为她戴眼镜,因为她安静,文雅,不说脏话。更重要的,她干净,通透。

每次完事儿,小艺总会体贴的问我:洗洗再走吧?

这个时候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点了一根烟。来西港后,我变得焦虑,有时候狂躁,烟瘾也变得很大。

我站起身,摇头晃脑照着镜子,吐了个烟圈,我脑海中在想:我远在国内的老婆,还会喜欢这样子的我吗?

我不知道答案。我感觉我的变化太大了。

我丢给小艺10美金,说:算了,不洗了,我回去自己冲个凉。

10美金真的很便宜很便宜了,在西港,我知道她没收过这个价。

我知道,老丁每次完事儿,小艺找他要的是30块。老丁有次回来,还没进门就听见在骂:卧槽,她为什么要收我30美金呢?

但我给她10块,就足够了。

因为…

我没啥要求,我只要求把头发剪到最短就行了,而老丁,每次都要求搞个骚发型。

///

所以,你可能看跑题了,小艺只是西港一家美甲店的美女老板。

火星日式美甲,就在独立大道西港国际医院正对面。去那里,美女们可以做指甲、画眉毛,做个皮肤管理或者打个瘦脸针啥的…而男人们呢,可以剪头发搞个骚发型,还可以搞个开运眉,开运眉登场,黄金万两!

小艺人挺好的,服务都是全套!在西港所有爱美的美女帅哥都需要她的服务,快约她,晚了约不上,每天客人排的很满,一般都需要客人打架PK来预约!她的微信:XiaoYi058058

* 进店报西港日记来的,优惠20$

◇ 来西港投资找机会,在西港租房/买地/签证/机票,请加网站编辑微信:jevosu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